明仕亚洲 > 思想理论 > 幼师困境,北京政协委员聚焦

幼师困境,北京政协委员聚焦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大城市将面临出生人口增加的压力。“公办园数量少、太难进;私立园收费高、伙食差……”在一些网民看来,给孩子选个合适的幼儿园特别难。

在上海携程、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中,幼师均是主角。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群体?在“虐童”两个字被舆论放大之后,行业内的人士认为公众应该客观理性地看待。一位公办幼儿园园长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我们的传统观念里,幼儿园老师是被“看不起”的。而在一位民办幼儿园举办者看来,其实热衷学前教育事业、真心爱护孩子的老师有很多,“猪队友”只是个案。然而对更多人来说,学前教育作为基础教育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其最核心的资源——教师正面临严重缺口。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考虑人口政策的影响以及学前毛入学率的提高,当前学前教育师资缺口或达250万人。在学前教育需求不断增加、学位供给赶不上新出生人数增长的背景下,幼师缺口正在掣肘学前教育增量发展和质量提升。保教缺口近250万北京市西城区棉花胡同幼儿园园长李建丽早在2010年就对北京的入园高峰做过调查,调查结果显示:从2011年开始,北京迎来入园高峰,当年北京的幼儿教师缺口约为一万人;此后几年,北京市每年的教师缺口也将多达数千人。七年过去了,师资缺口的问题依然令她担忧。“老师还是不够用,很缺的。”李建丽向记者坦言,整个北京学前教师和在园孩子的教师配比都存在缺口。据教育部统计,2016年北京在园人数416982人,专任教师36071人,保育员10710人,保教人员与幼儿的比例为1∶8.9,接近于教育部规定的1∶7到1∶9的下限水平。不只是北京。据公开资料,截止到2015年,安徽省幼儿园教师缺额达5.72万人,甘肃省幼儿教师缺额为4万人。2014年年底,四川省幼儿园教师缺口近2万;陕西省幼儿教师缺口为3.8万;江苏省幼儿教师缺额为2万~3万人。2014年,广州幼师缺口达1.6万人。据了解,幼儿园教职工包括专任教师、保育员、卫生保健人员、行政人员、教辅人员、工勤人员。幼儿园保教人员包括专任教师和保育员。2013年教育部印发的《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规定,全日制幼儿园的保教人员与幼儿的比例需达1∶7至1∶9,教职工与幼儿的比例需达到1∶5至1∶7。按照规定,此标准为各级各类幼儿园的合格标准。然而,根据教育部的统计数据,2016年,全国共有幼儿园在园儿童(包括附设班)4413.86万人,幼儿园教职工为381.8万人,专任教师和保育员共294.2万人。据此记者粗略计算,全国学前教育教职工与幼儿比约为1∶12,即便要达到1∶7的比例,至少需要增加248.8万教职工,这相当于当前全国幼儿园园长和教师的总和。而保教人员与幼儿比接近1∶15,与1∶7至1∶9的标准相去甚远,其中的缺口达196.2万左右。但这仅仅是一个静态缺口。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的一项研究测算,在我国人口出生率基本不变的前提下,学前教育毛入园率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就需新增幼儿园学位56.78万个,新增幼儿园需300所。2016年,我国学前教育的毛入园率为77.4%,教育部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明确,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将达到85%。记者粗略统计,若按此计算,在2016年的基础上,若要保证85%的适龄儿童能够接受学前教育,那么需要新增幼儿园学位431.5万个。参照现有的幼儿园教师配备全国最低标准1∶9,431.5万个学位需要新增近48万名保教人员。再加上既有的缺口,人口政策的调整带来的保教人员缺口,全国将达250万人。影响供给侧“随着我国学前教育入园率不断扩大,整体上要求学前教育专业的学生培养规模也要扩大。” 首都师范大学基础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王海燕告诉记者,学前教育在高师院校不是主要专业,而是专业之一,从学前教育师资培养看,招生规模的限制和不断增加的需求之间有反差。在业内人士看来,师资缺口将成为掣肘学前教育增量发展和质量提升的重要因素。

在此间召开的北京两会上,多位政协委员将目光聚焦“入园难”问题,为三年后的“二孩一代”未雨绸缪。

难点一:为入园家长“跑断腿儿”怎么办?

北京“单独二孩”新政放开后,北京新出生人口并未出现“井喷”,但出生率创下新高。2014年,北京市常住出生人口为20.8万人,出生率为9.75‰,达到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最高水平。

“去年有400多个家长提交了报名材料,但我们只能招收100多个孩子。”北京市政协委员、西城区棉花胡同幼儿园园长李建丽说,每年还没到入园的时候,很多家长就天天来问。真的天天来,十分辛苦。可是实在是学位不够,很多进不来。”

李建丽提交了《关于推进幼儿园招生改革的建议》,提出当学位与入园需求的矛盾较大时,幼儿园时常会遇到棘手的问题:由于招生规则不够明确,“招谁不招谁”缺少依据,造成邻里矛盾、人群纠纷。

她建议,今后入园参照中小学“学区制”的管理办法,根据对当地适龄儿童数量的测算,划定一定学区范围,采取网上报名、录取的方式有计划的招生,减少群众“四处询问”的焦虑。

难点二:民办园“太贵”负担不起怎么办?

“今年以来,明显感觉咨询、报名人数增加,有的准妈妈还在备孕,就担心幼儿园学位、学费等问题。”北京市政协委员、二十一世纪实验幼儿园总园长朱敏说,家长比往年更加焦虑。

与公办幼儿园的托儿费相比,民办幼儿园动辄三四千的费用,令一些家长望而却步。许多家长其实并不挑剔“公办”还是“民办”,只是渴望收费合理的幼儿园。

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付志峰说,针对群众关心的“公办园”与“民办园”收费差距大的问题,北京将探索建立合理的经费分担机制,并召开听证会,适当上调公办园的收费标准。同时,将加大对民办普惠性幼儿园的补贴投入,缩小学费差距。

朱敏提出,一些民办幼儿园承接了政府采购项目,已经成为收费较低的普惠性幼儿园,但运营压力很大,很难长期良性运转。因此,她提交了《关于出台北京市民办普惠性幼儿园管理办法的建议》,希望规范普惠性幼儿园管理与收费标准。

难点三:幼儿园“学位缺口”怎么办?

近年来,根据《北京市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11年-2013年)》,北京缓解了部分地区的入园难题。目前正在根据第二期“行动计划”的要求进一步落实新增学位。

九三学社北京市委员会在有关调研中发现,北京市近年来实现了总体入园率的提高,但在人口集中的地区入园压力依旧巨大。

这份调研的主笔人、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于清臣认为,在入园紧张的地区,不能简单地“新建”,应该采取“以租代建”方式加速建设,还可以考虑把原来的计生机构变成学前教育服务机构,建设社区学前教育中心。李建丽建议,幼儿园可以创新办园模式,建立全日制、半日制、小时制等多种模式,可以提高资源的使用效率,提高入园率。“如3岁幼儿采用半日制、中大班采用全日制、大班小幼衔接采用小时制等。这样灵活机制,可以满足群众多元需求,提高资源使用效率。”

“我在一线做了33年学前教育,从未感觉到现在这种压力、责任感。”北京市政协委员、东城区光明幼儿园园长申玉荣建议,整合社会资源、创新改进课程,加强幼儿园教师培训,应对“二孩放开”带来的新挑战。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zebrax2.com. 明仕亚洲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