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仕亚洲 > 思想理论 > 家长和孩子谁更需要,早教乱象折射育儿焦虑_时事评说_好文学网

家长和孩子谁更需要,早教乱象折射育儿焦虑_时事评说_好文学网

本想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花了万把块钱给孩子报了个早教课,约课时才发现,要想上自己心仪的课程,至少要排队3个月。最近,在苏州高新区金狮大厦上班的80后爸爸夏晓宇为此烦透了。

早教市场野蛮生长引反思——

有南京媒体近日调查发现,当地早教机构众多,乱象丛生,从业者近三成无证,经过短暂培训就匆匆上岗。大多数早教机构采用先收费后上课的模式,动辄上万元甚至数万元的学费远远超过普通大学一年的收费。

南京市民丁女士也在为家里两岁娃的学习苦恼:市场上的早教机构,引进的都是“国外先进的教育理念”,用的都是全球统一的课程体系,教学环境和工具看起来都很高大上,但是到底教得如何、哪家更靠谱,不得而知,无从选择。

家长和孩子,谁更需要“早教”

据统计,超过半数的早教机构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时,将公司类型选定为“教育信息咨询公司”,不在教育部门和卫计委监管范围内。而工商部门只能对早教机构的经营行为进行监管,对教学内容、师资和环境等鞭长莫及。早教机构游离于监管之外,加剧了市场乱象,老师没有相关学科背景,课程安排缺乏科学性、系统性,交了费用无法退还,无法兑现报课之初种种承诺,甚至早教机构卷钱跑路的情况时有发生。

缺少行业标准、没有行业监管的早教市场,让越来越多的家长们陷入了迷惑。

新华调查

早教有没有必要?国内外大量研究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但是,早教是否等同于早教课,是否必须在专门机构中进行,却没有一定之规。把几个月大的孩子圈在装修华丽、设施高档的房间中,由所谓“老师”带领家长玩一些游戏,这样的早教并无太大意义,有些甚至扭曲了儿童早期教育的本质。

被“套住”的家长

本想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花了万把块钱给孩子报了个早教课,约课时才发现,要想上自己心仪的课程,至少要排队3个月。最近,在苏州高新区金狮大厦上班的80后爸爸夏晓宇为此烦透了。

然而,早教的宣传实在太诱人。无论是“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早教银行论”,还是“皮纹测试”“捕捉婴幼儿敏感期”等概念,都让不少家长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地拿出了钱包。以“捕捉婴幼儿敏感期”为例,有“专家”宣称,孩子的发育成长存在若干个对外界事物的敏感期,进行一定的强化训练和刺激引导,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种“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的“科学理论”,击中了很多年轻家长的心——“哪儿有老师教,赶紧去学”。

今年8月,夏晓宇的女儿刚满两周岁。为了让孩子能尽快适应即将到来的幼儿园生活,几番对比,夏晓宇选择了一家名叫美吉姆的美式早教机构。

南京市民丁女士也在为家里两岁娃的学习苦恼:市场上的早教机构,引进的都是“国外先进的教育理念”,用的都是全球统一的课程体系,教学环境和工具看起来都很高大上,但是到底教得如何、哪家更靠谱,不得而知,无从选择。

殊不知,这些西方的育儿理论很多仅仅是实验数据和理论猜想,从来没有离开过实验室。似是而非的理论成为国内早教机构赚钱的“法宝”,折射出中国家长的育儿焦虑:一些家长由于工作压力大,平时照顾孩子的时间少,于是把教育孩子的希望寄托于早教机构;一些家长自己的生活能力就较弱,缺乏育儿经验,在盲从与无措中,以为花钱上早教课就能接受专业指导,免除自己的育儿焦虑;一些隔代长辈出于补偿心理,希望孙辈能享受到更好的教育,愿意花钱让孩子上早教课。面对巧舌如簧的早教机构,很多家长乖乖奉上了自己的金钱和时间,非理性乃至盲目的需求客观上促成了这个上千亿元规模的早教市场。

去年才开业,环境和师资都不错,销售还承诺目前会员不多,不用等位。一次性交费有折扣,3门课程可随便选,套餐没有截止时间,上完还可以续课。心动之下,夏晓宇当即交了一万多元学费。

缺少行业标准、没有行业监管的早教市场,让越来越多的家长们陷入了迷惑。

为人父母是世界上复杂,却也是美妙的课程。从家庭开始,父母和孩子一起成长,用心、用爱、用时间陪伴,配以科学合理的方法,才是好的早期教育活动。盲目超前的小学化、幼儿园化教育,有害无益。

然而交完钱的第二天,排课老师就通过微信告知,周末的“欢动课”由于选课太多,早已没了空位,等固定位置需要2至3个月。这与当初不用等位的承诺相差太大,夏晓宇当即提出,因为还没有上过课希望退费。虽然经协调后问题解决,但后来的几次预约,夏晓宇发现几乎所有好时段的课都需要等位至少1个月,要上“音乐课”还必须先上“说明课”。夏晓宇无奈再次提出退费,销售随后发来了退费规定让他打消了念头:签订协议后,7日内未上过课,可以全额退费;上过课三分之一以内,只退50%。

被“套住”的家长

南京网友Bobo也遭遇了类似问题。她给儿子在南京的“金宝贝”早教机构报了两年课程,上了不到一年,原来的老板由于授权问题退出加盟,学员被打包转到了另外一家机构。如果不转,能退到的学费所剩无几。大部分家长选择了继续,但上了几次课发现,课程内容不断缩水,上课的器材质量下降了。但此时已错过了退费时间。“当初被学费的折扣和机构的忽悠‘套住’了。很多家长只能选择放弃——不去上课,也不退钱。”Bobo说。

今年8月,夏晓宇的女儿刚满两周岁。为了让孩子能尽快适应即将到来的幼儿园生活,几番对比,夏晓宇选择了一家名叫美吉姆的美式早教机构。

“野蛮生长”存隐忧

去年才开业,环境和师资都不错,销售还承诺目前会员不多,不用等位。一次性交费有折扣,3门课程可随便选,套餐没有截止时间,上完还可以续课。心动之下,夏晓宇当即交了一万多元学费。

早期教育,指的是0-3岁婴幼儿的教育。近几年来早教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其宣扬的多元智能开发、感觉教育训练、3Q教育、蒙台利梭等花样理念也让家长云里雾里。

然而交完钱的第二天,排课老师就通过微信告知,周末的“欢动课”由于选课太多,早已没了空位,等固定位置需要2至3个月。这与当初不用等位的承诺相差太大,夏晓宇当即提出,因为还没有上过课希望退费。虽然经协调后问题解决,但后来的几次预约,夏晓宇发现几乎所有好时段的课都需要等位至少1个月,要上“音乐课”还必须先上“说明课”。夏晓宇无奈再次提出退费,销售随后发来了退费规定让他打消了念头:签订协议后,7日内未上过课,可以全额退费;上过课三分之一以内,只退50%。

“这些理论听起来都很美好,但是否科学、效果能不能实现,实际上是说不清的。”虽然有些犹豫,丁女士最终还是挑了“口碑”最好、价格最贵的一家。“销售老师说我儿子处于数字敏感期,如果错过今后就难以补救了。宁愿花错钱,也不能错过敏感期啊。”

南京网友Bobo也遭遇了类似问题。她给儿子在南京的“金宝贝”早教机构报了两年课程,上了不到一年,原来的老板由于授权问题退出加盟,学员被打包转到了另外一家机构。如果不转,能退到的学费所剩无几。大部分家长选择了继续,但上了几次课发现,课程内容不断缩水,上课的器材质量下降了。但此时已错过了退费时间。“当初被学费的折扣和机构的忽悠‘套住’了。很多家长只能选择放弃——不去上课,也不退钱。”Bobo说。

在多方比较中,夏晓宇总是感到,这些早教机构的课程到底如何,机构的老师有没有资质,是不是应该有个“部门”把把关?“目前我们只能从早教机构一方得到信息,真假无从查起,而且价格其实非常昂贵,一些不合理的条款也是机构说了算。”

“野蛮生长”存隐忧

记者了解到,当前江苏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机构管理还是空白,处于无监管状态。早教机构开门营业,既不用得到教育部门的许可,也无须得到主管0-3岁早期婴幼儿的卫计部门的许可,只要在工商部门登记备案即可。而大部分早教机构都是以咨询公司的名义注册,办学标准、师资准入、监督考核等制度处于自发、无序状态。

早期教育,指的是0-3岁婴幼儿的教育。近几年来早教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其宣扬的多元智能开发、感觉教育训练、3Q教育、蒙台利梭等花样理念也让家长云里雾里。

价格过高、混乱,也是家长们诟病的。记者了解到,目前,南京的早教机构课程一般是按课时计费,1个小时收费至少150元,高的要二三百元。预付费用的话可以打折,一年也至少要上万元,同时还面临着机构破产、经营不善卷款走人等风险。

“这些理论听起来都很美好,但是否科学、效果能不能实现,实际上是说不清的。”虽然有些犹豫,丁女士最终还是挑了“口碑”最好、价格最贵的一家。“销售老师说我儿子处于数字敏感期,如果错过今后就难以补救了。宁愿花错钱,也不能错过敏感期啊。”

“早教市场这么大,关系到千万个孩子的教育问题,不应全部放给市场,任其自由生长。”九三学社苏州市委委员龚震说,目前早教市场尚无权威的行业规范、服务准则和收费标准,而且教育内容千差万别、随意性过大,从业人员素质也有待提高。“政府部门应制定出台相关管理规范和行业标准;有关部门应该加强早教科研力度,争取建立起可以指导早教目标、技术、方法等的完整理论体系;高校可以助力形成早教从业人员培训体系,将早教培训纳入到继续教育领域,甚至纳入国家的学科建设规划中,及早建立起早教事业的骨干从业人员队伍。”

在多方比较中,夏晓宇总是感到,这些早教机构的课程到底如何,机构的老师有没有资质,是不是应该有个“部门”把把关?“目前我们只能从早教机构一方得到信息,真假无从查起,而且价格其实非常昂贵,一些不合理的条款也是机构说了算。”

最需要“早教”的其实是家长

记者了解到,当前江苏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机构管理还是空白,处于无监管状态。早教机构开门营业,既不用得到教育部门的许可,也无须得到主管0-3岁早期婴幼儿的卫计部门的许可,只要在工商部门登记备案即可。而大部分早教机构都是以咨询公司的名义注册,办学标准、师资准入、监督考核等制度处于自发、无序状态。

记者在微信妈妈群里作了个小调查,相对于“一孩”妈妈的“憧憬”,家里老大已经上过早教课的“二孩妈妈”们都不打算给“小二子”上早教课。“上课的作用不太明显,还不如多带孩子在小区里和小朋友一起玩玩。”网友SHERY说。

价格过高、混乱,也是家长们诟病的。记者了解到,目前,南京的早教机构课程一般是按课时计费,1个小时收费至少150元,高的要二三百元。预付费用的话可以打折,一年也至少要上万元,同时还面临着机构破产、经营不善卷款走人等风险。

到底需不需要早教?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殷飞认为,早教非常需要,但是绝不能把孩子往机构一送了之。

“早教市场这么大,关系到千万个孩子的教育问题,不应全部放给市场,任其自由生长。”九三学社苏州市委委员龚震说,目前早教市场尚无权威的行业规范、服务准则和收费标准,而且教育内容千差万别、随意性过大,从业人员素质也有待提高。“政府部门应制定出台相关管理规范和行业标准;有关部门应该加强早教科研力度,争取建立起可以指导早教目标、技术、方法等的完整理论体系;高校可以助力形成早教从业人员培训体系,将早教培训纳入到继续教育领域,甚至纳入国家的学科建设规划中,及早建立起早教事业的骨干从业人员队伍。”

“早期教育,主要看家长在日常的吃喝拉撒睡中,有没有教育、影响孩子的意识。”殷飞说,当前的早教实质上扭曲了儿童早期教育的本质。“越小的年龄段教育越需要专业性,越是年龄小的孩子,教育时越需要自然环境下的、家庭日常生活的影响,而不是进行小学化的、幼儿园化的教育。”

最需要“早教”的其实是家长

殷飞认为,早教应该是家长的责任,早期教育机构,应该对孩子的抚养人,比如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等进行早期教育理念宣传、脑科学宣传,包括对现在不太科学的早教观念进行厘清,在日常生活中学会如何做父母,如何对孩子施加恰当的早期影响。“所以早教机构,不是不要做,而是做的对象,应该作些调整。”

记者在微信妈妈群里作了个小调查,相对于“一孩”妈妈的“憧憬”,家里老大已经上过早教课的“二孩妈妈”们都不打算给“小二子”上早教课。“上课的作用不太明显,还不如多带孩子在小区里和小朋友一起玩玩。”网友SHERY说。

但是殷飞认为,越小年龄段的教育,越需要专业性。幼儿很难有正向的积极反馈,所以至少要教育和卫计部门共同行动,才能形成良好的机制。早期教育到底应该怎么做,要整合脑科学、儿保、教育学等方面的资源,好好研究。

到底需不需要早教?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殷飞认为,早教非常需要,但是绝不能把孩子往机构一送了之。

“早期教育,主要看家长在日常的吃喝拉撒睡中,有没有教育、影响孩子的意识。”殷飞说,当前的早教实质上扭曲了儿童早期教育的本质。“越小的年龄段教育越需要专业性,越是年龄小的孩子,教育时越需要自然环境下的、家庭日常生活的影响,而不是进行小学化的、幼儿园化的教育。”

殷飞认为,早教应该是家长的责任,早期教育机构,应该对孩子的抚养人,比如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等进行早期教育理念宣传、脑科学宣传,包括对现在不太科学的早教观念进行厘清,在日常生活中学会如何做父母,如何对孩子施加恰当的早期影响。“所以早教机构,不是不要做,而是做的对象,应该作些调整。”

但是殷飞认为,越小年龄段的教育,越需要专业性。幼儿很难有正向的积极反馈,所以至少要教育和卫计部门共同行动,才能形成良好的机制。早期教育到底应该怎么做,要整合脑科学、儿保、教育学等方面的资源,好好研究。(作者:郁芬 陈雨薇 沈峥嵘)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zebrax2.com. 明仕亚洲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