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仕亚洲 > 和谐校园 > 3周岁未成年女子该作如何抉择,农历闰年闰月上下1000年对照表

3周岁未成年女子该作如何抉择,农历闰年闰月上下1000年对照表

我校新建三幢学生公寓,需购三台低压配电柜,请有意参与者于二○○八年六月十三日下午5:00前到处建管科领取图纸等资料。

图片 11645年 闰五月, 1648年 闰四月, 1651年 闰正月, 1653年 闰六月, 1656年 闰五月1659年 闰三月, 1661年 闰八月, 1664年 闰六月, 1667年 闰四月, 1670年 闰二月1672年 闰七月, 1675年 闰五月, 1678年 闰三月, 1680年 闰八月, 1683年 闰六月1686年 闰四月, 1689年 闰三月, 1691年 闰七月, 1694年 闰五月, 1697年 闰三月1699年 闰七月, 1702年 闰六月, 1705年 闰四月, 1708年 闰三月, 1710年 闰七月

“我叫六月,六月份的六月”,这是六月每到一个新环境里一定要说的一句话。自从《七月与安生》电影上映以后,就没有人再问过她,是不是有个妹妹叫七月。

图片 2

联系人:唐科长

1713年 闰五月, 1716年 闰三月, 1718年 闰八月, 1721年 闰六月, 1724年 闰四月1727年 闰二月, 1729年 闰七月, 1732年 闰五月, 1735年 闰四月, 1737年 闰九月1740年 闰六月, 1743年 闰四月, 1746年 闰三月, 1748年 闰七月, 1751年 闰五月1754年 闰四月, 1756年 闰九月, 1759年 闰六月, 1762年 闰五月, 1765年 闰二月1767年 闰七月, 1770年 闰五月, 1773年 闰三月, 1775年 闰十月, 1778年 闰六月

妈妈说,因为六月是六月份出生的,所以就叫六月。当然年幼的六月也曾问过妈妈,万一十二月份生的该叫什么,“腊月”,妈妈头都不抬的告诉她。嗯…还是六月更好一些……

六月和朵朵是一对好朋友。

电话:3305775

1781年 闰五月, 1784年 闰三月, 1786年 闰七月, 1789年 闰五月, 1792年 闰四月1795年 闰二月, 1797年 闰六月, 1800年 闰四月, 1803年 闰二月, 1805年 闰七月1808年 闰五月, 1811年 闰三月, 1814年 闰二月, 1816年 闰六月, 1819年 闰四月1822年 闰三月, 1824年 闰七月, 1827年 闰五月, 1830年 闰四月, 1832年 闰九月1835年 闰六月, 1838年 闰四月, 1841年 闰三月, 1843年 闰七月, 1846年 闰五月

六月里有很多值得六月铭记的回忆,六月的生日,幼儿园毕业,小学毕业,初中毕业,高中毕业,大学毕业……收到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和,最后一次见到小松……

她们有着几个共同点,女生,偏瘦,未满4周岁。同时又存在更多的不同,朵朵眼睛大大的而且明亮,六月眼睛小小的似乎永远不愿意睁开。朵朵性格泼辣特立独行,六月性格温婉听话不惹事。

二○○八年六月十日

1849年 闰四月, 1851年 闰八月, 1854年 闰七月, 1857年 闰五月, 1860年 闰三月1862年 闰八月, 1865年 闰五月, 1868年 闰四月, 1870年 闰十月, 1873年 闰六月1876年 闰五月, 1879年 闰三月, 1881年 闰七月, 1884年 闰五月, 1887年 闰四月1890年 闰二月, 1892年 闰六月, 1895年 闰五月, 1898年 闰三月, 1900年 闰八月1903年 闰五月, 1906年 闰四月, 1909年 闰二月, 1911年 闰六月, 1914年 闰五月

“妈,我收到通知书了”,奔跑着的六月,难掩的喜悦,晚了一年的梦想。天黑了,不是,

她们之所以成为好朋友的领路人是她们的父亲,她们的父亲由于几个臭味相同的爱好而成为了好朋友,篮球、彩票、小酌。

1917年 闰二月, 1919年 闰七月, 1922年 闰五月, 1925年 闰四月, 1928年 闰二月1930年 闰六月, 1933年 闰五月, 1936年 闰三月, 1938年 闰七月, 1941年 闰六月1944年 闰四月, 1947年 闰二月, 1949年 闰七月, 1952年 闰五月, 1955年 闰三月1957年 闰八月, 1960年 闰六月, 1963年 闰四月, 1966年 闰三月, 1968年 闰七月1971年 闰五月, 1974年 闰四月, 1976年 闰八月, 1979年 闰六月, 1982年 闰四月

手机闹钟响在10点,六月是个重度起床困难症患者,就算周末起床,下午2点要出门,六月仍然需要一个闹钟提醒她,得收拾一下。

这几样爱好在成家立业的两位父亲生活中显得越来越奢侈。

1984年 闰十月, 1987年 闰六月, 1990年 闰五月, 1993年 闰三月, 1995年 闰八月

额,头疼,不想起床。翻身关掉手机才懒懒地睁了一下眼睛,周围的一切,让六月瞬间清醒。摸到枕边的眼镜,看了床头的日历,上面清楚地写着2016年6月3日。6月3号可以当成恶作剧,可2016年呢?这间房子呢?

朵朵父亲的工作完全依靠加班才能维持正常的生活水平,所以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没有时间和精力应付生活以外的琐事。篮球和彩票已经变成奢望,或者说只是曾经美好的梦。

1998年 闰五月, 2001年 闰四月, 2004年 闰二月, 2006年 闰七月, 2009年 闰五月2012年 闰四月, 2014年 闰九月, 2017年 闰六月, 2020年 闰四月, 2023年 闰二月2025年 闰六月, 2028年 闰五月, 2031年 闰三月, 2033年 闰冬月, 2036年 闰六月2039年 闰五月, 2042年 闰二月, 2044年 闰七月, 2047年 闰五月, 2050年 闰三月

六月因为朋友创业的关系,曾经帮朋友做过一段时间的网页编辑,因此住在表姐家里,表姐因为闪婚,去国外见家长了,房子就空了。六月为了可以全心投入到工作里,所以住在这里有3个月,但是房子已经被表姐租了出去,那么,“我现在在哪里?”

而六月父亲因为没有好朋友的陪伴,也渐渐疏远了篮球和彩票,尝试过几次把这两样爱好重新捡起来,但是物是人非,总也提不起劲头,缺少了另外一个人,爱好似乎也变得没有了意义。

2052年 闰八月, 2055年 闰六月, 2058年 闰四月, 2061年 闰三月, 2063年 闰七月2066年 闰五月, 2069年 闰四月, 2071年 闰八月, 2074年 闰六月, 2077年 闰四月2080年 闰三月, 2082年 闰七月, 2085年 闰五月, 2088年 闰四月, 2090年 闰八月2093年 闰六月, 2096年 闰四月, 2099年 闰二月, 2101年 闰七月, 2104年 闰五月2107年 闰四月, 2109年 闰九月, 2112年 闰六月, 2115年 闰四月, 2118年 闰三月

六月光着脚,跑到客厅里,发现一切都是一年前的样子。当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六月才真正被吓到了。白皙的皮肤,尖尖的下巴,纤瘦的身材,六月狠狠地掐了自己胳膊一下,白嫩的皮肤上瞬间出现了红红的手印,疼得六月龇牙咧嘴。

现在这两位父亲只留下了小酌这个极力维持的爱好,这个幸存的爱好来之不易,是通过一次一次与家人的斗智斗勇中争取过来的。

2120年 闰七月, 2123年 闰五月, 2126年 闰四月, 2128年 闰冬月, 2131年 闰六月2134年 闰五月, 2137年 闰二月, 2139年 闰七月, 2142年 闰五月, 2145年 闰四月2147年 闰冬月, 2150年 闰六月, 2153年 闰五月, 2156年 闰三月, 2158年 闰七月2161年 闰六月, 2164年 闰四月, 2166年 闰十月, 2169年 闰六月, 2172年 闰五月2175年 闰三月, 2177年 闰七月, 2180年 闰六月, 2183年 闰四月, 2186年 闰二月

“我

而朵朵和六月的好朋关系就是在她们的父亲日复一复,年复一年小酌中突飞猛进成长起来的。

2188年 闰六月, 2191年 闰五月, 2194年 闰三月, 2196年 闰七月, 2199年 闰六月2202年 闰四月, 2204年 闰九月, 2207年 闰六月, 2210年 闰四月, 2213年 闰三月2215年 闰七月, 2218年 闰五月, 2221年 闰四月, 2223年 闰九月, 2226年 闰七月2229年 闰五月, 2232年 闰三月, 2234年 闰八月, 2237年 闰五月, 2240年 闰四月2242年 闰冬月, 2245年 闰六月, 2248年 闰五月, 2251年 闰三月, 2253年 闰七月

                        穿

朵朵的父亲下班总是很晚,经常七八点钟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电话给六月父亲:哥,带孩子过来玩。六月父亲心领神会,朵朵父亲这是下班刚到家,找自己去喝两杯。

2256年 闰六月, 2259年 闰五月, 2262年 闰正月, 2264年 闰七月, 2267年 闰五月2270年 闰三月, 2272年 闰八月, 2275年 闰六月, 2278年 闰四月, 2281年 闰二月2283年 闰六月, 2286年 闰五月, 2289年 闰三月, 2291年 闰七月, 2294年 闰六月2297年 闰四月, 2300年 闰二月, 2302年 闰六月, 2305年 闰五月, 2308年 闰三月2310年 闰七月, 2313年 闰六月, 2316年 闰四月, 2318年 闰十月, 2321年 闰七月

                                            越

六月父亲虽然已经吃过晚饭,还是按照习惯在胃中留有一部分空地,这是多年形成的习惯,他知道朵朵父亲的电话一定会来。

2324年 闰五月, 2327年 闰三月, 2329年 闰八月, 2332年 闰六月, 2335年 闰四月2338年 闰三月, 2340年 闰七月, 2343年 闰五月, 2346年 闰四月, 2348年 闰八月2351年 闰六月, 2354年 闰五月, 2357年 闰正月, 2359年 闰七月, 2362年 闰五月2365年 闰四月, 2367年 闰八月, 2370年 闰六月, 2373年 闰五月, 2376年 闰二月2378年 闰七月, 2381年 闰五月, 2384年 闰四月, 2386年 闰十月, 2389年 闰六月

​                                                                  了”

六月父亲带着六月到朵朵父亲家中,饭菜已上桌,两个人各自找个马扎在小圆桌边坐下,谈谈工作,聊聊心事,喝喝小酒。

2392年 闰四月, 2395年 闰二月, 2397年 闰六月, 2400年 闰五月, 2403年 闰三月2405年 闰八月, 2408年 闰六月, 2411年 闰五月, 2414年 闰二月, 2416年 闰七月2419年 闰五月, 2422年 闰三月, 2424年 闰八月, 2427年 闰六月, 2430年 闰四月2433年 闰三月, 2435年 闰七月, 2438年 闰五月, 2441年 闰四月, 2443年 闰八月2446年 闰七月, 2449年 闰五月, 2452年 闰三月, 2454年 闰八月, 2457年 闰五月

这是六月唯一得出的答案。令六月费解的是,人家穿越都是穿越到什么清朝啊,宋朝。为什么六月穿回了一年前,还是那一天,还在那个日子。

六月和朵朵则上天入地疯闹去了,两个人时不时的你追我赶从她们父亲身边绕来绕去,伴随着阵阵欢快的嬉闹声。

2460年 闰四月, 2462年 闰八月, 2465年 闰六月, 2468年 闰五月, 2471年 闰三月2473年 闰七月, 2476年 闰五月, 2479年 闰四月, 2481年 闰十月, 2484年 闰六月2487年 闰五月, 2490年 闰三月, 2492年 闰七月, 2495年 闰五月, 2498年 闰四月2500年 闰十月, 2503年 闰六月, 2506年 闰五月, 2509年 闰二月, 2511年 闰七月2514年 闰五月, 2517年 闰四月, 2520年 闰正月, 2522年 闰六月, 2525年 闰五月

六月回到卧室,打开衣柜,发现只有一条六月立志减肥到100以下后,一定要买的裙子。为了确认,六月再一次打开手机,看了weixin的最后一条聊天记录,六月拿起浴巾,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澡,就像一年前一样。

这一天,六月父亲一脸无辜的样子坐在椅子上。3岁的六月跑过来着急地问道:“爸爸,今晚不去朵朵姐姐家了么? ” 

2528年 闰三月, 2530年 闰七月, 2533年 闰六月, 2536年 闰四月, 2539年 闰正月2541年 闰七月, 2544年 闰五月, 2547年 闰三月, 2549年 闰七月, 2552年 闰六月2555年 闰四月, 2557年 闰八月, 2560年 闰七月, 2563年 闰五月, 2566年 闰四月2568年 闰七月, 2571年 闰六月, 2574年 闰四月, 2576年 闰九月, 2579年 闰六月2582年 闰四月, 2585年 闰三月, 2587年 闰七月, 2590年 闰五月, 2593年 闰四月

洗了澡以后,六月吹头发,化妆,看了手机,就知道,电话该响了。

六月父亲叹口气,告诉六月:“爸爸还有很多碗没有刷,今晚看样子不能去了。”   

2595年 闰十月, 2598年 闰七月, 2601年 闰五月, 2604年 闰三月, 2606年 闰八月2609年 闰六月, 2612年 闰四月, 2614年 闰冬月, 2617年 闰六月, 2620年 闰五月2623年 闰三月, 2625年 闰八月, 2628年 闰六月, 2631年 闰五月, 2634年 闰正月2636年 闰七月, 2639年 闰五月, 2642年 闰三月, 2644年 闰八月, 2647年 闰六月2650年 闰四月, 2653年 闰二月, 2655年 闰七月, 2658年 闰五月, 2661年 闰三月

“出门了吗?”

六月一听慌了神,赶忙出主意:“爸爸,明天再刷吧,没关系的” 

2663年 闰七月, 2666年 闰六月, 2669年 闰四月, 2672年 闰三月, 2674年 闰七月2677年 闰五月, 2680年 闰三月, 2682年 闰七月, 2685年 闰六月, 2688年 闰四月2691年 闰三月, 2693年 闰七月, 2696年 闰五月, 2699年 闰三月, 2701年 闰八月2704年 闰六月, 2707年 闰四月, 2710年 闰三月, 2712年 闰七月, 2715年 闰五月2718年 闰四月, 2720年 闰九月, 2723年 闰六月, 2726年 闰五月, 2728年 闰冬月

“马上!”

六月父亲用更加无奈甚至接近哭腔告诉六月:“不行,妈妈说了,不刷碗,看怎么收拾你,我怕”

2731年 闰七月, 2734年 闰五月, 2737年 闰四月, 2739年 闰九月, 2742年 闰六月2745年 闰五月, 2748年 闰二月, 2750年 闰七月, 2753年 闰六月, 2756年 闰四月2758年 闰八月, 2761年 闰六月, 2764年 闰五月, 2767年 闰三月, 2769年 闰七月2772年 闰六月, 2775年 闰三月, 2777年 闰八月, 2780年 闰六月, 2783年 闰五月2786年 闰三月, 2788年 闰七月, 2791年 闰六月, 2794年 闰三月, 2796年 闰八月

“好,那我们一会儿见~”

正义的六月迈着并不矫健的步伐飞去另一屋。

拿上包包,六月出门,去见小松,和一年前一样,不一样的是六月那么美,那么温柔。

六月爸爸放心了

小松要去D市工作了,很远很远。这是小松和六月的最后一次见面,在这个让他们相识的城市。这是六月第一次这么讨厌六月份,可是,六月那么好,花开意暖……

另一屋传来六月稚嫩而坚定的声音:“你快给我起来,别玩手机了,刷碗去,爸爸要带我去朵朵姐姐家玩”

小松是个典型的工科男,话不多,很干净,是六月喜欢了三年的男生。六月已经不记得第一次见到小松是什么时候了,只记得小松穿了白色外套,牛仔裤,白球鞋,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男生,无可置疑,六月心动了。

六月爸爸彻底放心了

六月自封自己为懒癌晚期患者,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除了高中懵懂的初恋,六月已单身快十年,周围的适龄单身男青年,相亲都快认识完了,可是六月就是懒懒的,都没什么兴趣。

六月像纤夫拉船一样拖着六月妈妈的胳膊行进。六月妈妈哭笑不得又一脸茫然的被六月带到厨房。她在疑惑:六月不是一直跟我是一个山头的么,今天怎么了这是。

六月说自己太懒了,连心动都懒得动。六月躺在表姐家的地上,对着因为结婚而移民,正在收拾行李的表姐说。本来去买沙发的表姐,沙发没买到,结果她遇见了后来闪婚的表姐夫,六月理解,万千等待,只为一人的感受。

六月爸爸仍是一脸诚恳的表情坐在那里,看着六月纤夫一样将六月妈妈从面前一点一点拖到厨房里,他心里在笑,表情上一点也看不出来,仍是一如既往的委屈无辜。

正好,六月,你该好好听听心动的声音,你会发现,你不懒。表姐笑笑,留下一条性感的蕾丝睡衣。挤了一下眼,你用得上。

六月手脚横向抻直,以“大”字的形状撑在厨房门框上,并一再警告六月妈妈:“快刷碗,不刷完碗别想出来”

回忆着最后一次见到小松的样子,最后一次和小松吃过的饭,听过的歌,走过的路,六月下车了,在一年前的位置等着小松。

六月妈妈抱有一丝幻想打算再做最后糖衣炮弹的攻势。她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心腹怎么会反戈呢。

看着匆忙走来的小松,六月用自己在镜子前练过无数次再见面时的微笑,说了声:hi~

六月像一个坚定的革命者一样面对六月妈妈的各种诱惑不为所动。

“瘦了好多啊”,小松的开场白,在他的印象里,六月还是微胖的。

六月爸爸很遗憾的告诉六月妈妈:“没办法,我也想刷碗,六月不让啊,我们把这孩子惯的太不像子了”

“嗯嗯,瘦了一些”,六月不着痕迹地掩饰着自己的心虚。六月知道,今天,她是一天的灰姑娘。

六月爸爸和六月高高兴兴的去朵朵姐姐家了,六月妈妈也极不情愿的刷完了碗

“那我们去吃饭吧”,小松带领着六月往前走,就像每一次,六月悄悄地走在落后小松一些的位置,微微抬头一点,就可以看到小松的侧脸。那是六月发现的秘密:那个角度的小松,是最帅的。

365极限挑战日更营

和一年前的那天一样,六月和小松去吃饭,去看电影,去民谣酒吧……灰姑娘的梦该醒了,在民谣歌手最后一曲终了的时候,

“我们回去吧”,六月开口说,

“好”,小松看了一眼六月,

剧本不是这样写的啊,天空中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路上瞬间人车全无。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六月和小松才打到车,车到六月楼下的时候,暴雨依然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

“要不,你去我那呆一会儿?”,六月看着窗外的雨,和小松湿漉漉的样子,鼓起勇气说道,因为六月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不会打扰吗?”,小松知道六月是一个人住,还是觉得似乎有点不太方便。

“没关系,你上去先吹吹头发,等雨小点再说吧”,六月心里一直嘀咕:明明是晴天,该回去了啊!

上了楼,六月拿着毛巾给小松擦头发,自己转身走进厨房给小松煮了一杯咖啡。小松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一个劲地擦头发。他很紧张,因为这是他和六月第一次夜晚相处,他竟然如此狼狈。

看着似乎同样紧张的小松,想到已为人母的表姐,不,当时表姐还在国外见家长,六月突然说:“要不,你今天别回去了,外面雨那么大,你衣服又都湿了……”,六月知道,说完这句话,她的心跳得有多快。不是紧张,而是怕拒绝。

“好”,小松几乎没有任何思考,脱口而出。

六月拿了自己曾经最胖时候的一件家居T恤,和衣柜里不知从何而来的男士睡裤站在浴室门口,对着小松喊:

“衣服你穿我的吧,裤子,裤子是我表姐夫的,我给你放在门口啦”

“好,谢谢啦”,哗啦啦的水声里,六月听见小松说。

铺好被子,六月告诉小松,有两床被子,但是表姐家没有沙发,还好表姐家卧室是那种很大的榻榻米,可以一起睡。因为六月已经适应了这一天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早上起来的床,变成晚上的榻榻米。

躺在床上,听着浴室的水流声,看着天花板的小松,脑子乱糟糟的。

“衣服洗好了,估计明天就可以穿了”,六月包着头发,穿着小熊睡衣走进来。还好,六月的小熊睡衣还在,不然穿表姐的?NO,不然裸着?更NO!

“我们聊聊天吧!”六月提议说,

“好啊”,小松看着六月,六月看着小松,可能这一秒,在六月,在小松即将离开的6月……

我会去找你的,这是六月记得她对小松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等你,小松看着睡着的六月,和六月唇上浅浅一吻。

六月晕倒了。在持续发了3天烧的六月,在炙热干旱无雨的六月。抬眼,病床头D市大学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和窗外的彩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zebrax2.com. 明仕亚洲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